佐木夕绘美

佐木夕绘美

祛臭虫方经验广集∶用羊骨头一个,秦椒半斤,共入火盆内,同锯木屑烧之,门窗闭勿令出烟,其虫自死。无乃胃有下行为顺之兆乎?

岭南杂记∶人面子煮肉及鸭,必用捶烂熬膏,甘酸益津。肝疳初起百草镜∶野毛豆鲜者七钱、干者五钱,鸡肝一具,同煮食,煎服亦可。

但此瓜不易有,须以人力制造,其法∶将烂熟甜瓜与七、八岁小儿空心带子食之,令其勿嚼碎子,次日解出大便,子裹粪内,带粪曝干,时早即于本年下出;倘时晚不及生瓜,花亦可用,否则藏于次年下种更好。每年必损人,故其值昂,而贪利者且竞趋之。

 苦参一斤为末,鹅毛香油炒存性六两,黄米糊丸,朱砂为衣,此方与元珠治大麻风所用,大同小异,因并存按∶鹅白者能疏风,濒湖谓其气味俱浓,发风发疮,莫此为甚,而驳韩医通以为疏风。然考古今注∶豆,一名治豆,叶似葛,而实长尺余,可蒸食;一名菽,纲目鹿藿一名豆,又名鹿豆,即今野绿豆。

其肉皮白,肉红鲜,气香美,不似他处腌猪肉色少鲜泽也。同归补阴,实有分别。

同石盘竹香先生议。又云∶犀食百草之毒,故能解毒。

Leave a Reply